信息正文

楊劍:四次維和的“刀尖舞者”

發布時間:2019-06-16 17:24:47 來源:未知 點擊: 收藏
(涉及黎巴嫩維和工作部分文字綜合自人民網、國際在線、聯合國微信公眾號,維和工作照片來自聯合國、南部戰區、央廣軍事等微信公眾號)前些




(涉及黎巴嫩維和工作部分文字綜合自人民網、國際在線、聯合國微信公眾號,維和工作照片來自聯合國、南部戰區、央廣軍事等微信公眾號)
 

 


  前些日子,在人民網看到一篇《為了和平,我愿做‵刀尖上的舞者′》的文章,文章的主人公楊劍赫然寫著“云南景東人”。我迅速瀏覽文章,讀完一遍,又讀了一遍,被他的故事所感動,隨即又百度了與他相關的關鍵詞,慢慢走近這個先后4次赴黎巴嫩維和的掃雷軍人。

 

  出于敬佩,出于好奇,我輾轉了解到楊劍的近況,并聯系了他的妻子,登門拜訪。特意提前到花店挑了一束花送給軍嫂,獻上我的敬意。路上一直想象著,這是一位怎樣強大的軍嫂,默默地支持著楊劍一次又一次背井離鄉在刀尖上舞蹈。

 


  楊劍的愛人姓左,當我見到她的時候,她懷里抱著剛滿百天的孩子,也才得知孩子出生的時候楊劍回來陪了兩個月,上個月剛回部隊。就這樣和這位掃雷英雄錯過了,心里突生了些許遺憾。

 

  小左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樣,剛生完孩子,身材卻是羸弱,戴一副眼鏡,話也不多,溫潤恬靜,淡淡地向我敘述著她和楊劍的故事……


 


  楊劍是云南景東縣文龍鎮人,于 2004年12月參軍入伍,因在服兵役期間表現突出,留在了部隊。2007年2月,剛轉士官不久的他提交了申請書,赴黎巴嫩參加第2批維和。當時,黎以戰爭剛剛結束,局勢還不是很穩定,隨時有可能再次爆發沖突,且在黎以戰爭中,也有中國維和官兵被炮彈炸傷,這些都是非常危險的現實問題。然而,楊劍還是毅然決然選擇到最危險的地方去。


 


  1978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和2006年黎以沖突在該國南部遺留了大量未爆彈藥,其中包括400多萬枚集束炸彈、炮彈、火箭彈以及1000多枚蓄意埋設的地雷等。楊劍他們的任務就是在布滿地雷的“藍線”上,清排雷場,開辟出安全通道。(“藍線”是聯合國、黎巴嫩、以色列三方達成的撤軍線,由維和部隊栽設的“藍桶”連接而成。)

 

   “藍線”是比較敏感的地方,作業時必須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時刻保持高度警惕。再加上雷場內有石頭雷、詭計雷、遺失地雷、未爆物等各種復雜情況,還有的地雷因埋設時間過久而不穩定,這些都時刻考驗著官兵的心理素質和專業能力。楊劍第一次執行任務是到周邊村莊的果園清排子母彈,其艱辛和危險仍歷歷在目,也更加堅定了他為維護和平貢獻自己力量的決心。

 

   楊劍第四次參加維和是2017年,已經和小左結婚了。當他把再次赴黎巴嫩維和的想法告訴小左的時候,小左有些猶豫。當初選擇楊劍的時候,他是心中的英雄,而當英雄成為丈夫以后,作為妻子,她更需要的是一個平凡而體貼的丈夫。這樣的維和充滿著危險,何況楊劍已經參加過三次維和,為什么還要去呢?楊劍非常理解妻子的擔心,前面三次的維和是當故事講給妻子聽,而這一次,他們的命運已經交織在了一起,留給妻子的是日夜思念,是擔驚受怕。楊劍表明心愿,用豐富經驗說服了妻子,再一次踏上了維護和平的征程。


 


  2017年,楊劍以中國第16批赴黎巴嫩維和部隊多功能工兵分隊作戰工兵二排排長的身份,第四次踏上黎巴嫩的土地執行維和任務。有人曾問過楊劍:“你多次參加維和,一直在雷場奮戰,到底是為了什么?”楊劍的回答是:“無論第幾次參加維和,都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

 

  在楊劍第四次維和整一年的時間里,每天收工第一件事就是發微信給妻子報平安。“盡管他多次參與維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但不擔心是不可能的,每天最盼望的就是晚上12點(北京時間和黎巴嫩有6小時時差),等待著他報平安的信息,收到信息才能安然入睡。雖然擔驚受怕,但還是選擇支持他。當初,就是他那一身的正氣和責任吸引了我,讓我義無反顧。”小左說。
 

  人們把排雷排爆工作稱為“刀尖上的舞蹈”,從2006年中國赴聯合國駐黎巴嫩臨時部隊部署以來,到2018年,中國維和官兵已累計清排疑似雷區、爆炸物散落區約200萬平方米,排除地雷及爆炸物10000多枚,完成工程保障任務12000余項。無數和楊劍一樣的中國軍人在遠離祖國,危險而艱苦的條件下,踐行中國軍人的錚錚誓言,把受到地雷污染的土地一寸一寸清理干凈,讓黎巴嫩人民重新從容地踏上自己的土地,過上遠離地雷,遠離恐懼的日子……

 


  從相識、相戀到結婚,再到現在有了孩子,已經整整四年。而在這四年中,真正屬于他們的時間卻很少很少。少到每一次見面和分別的時間小左都記得清清楚楚,加起來只有可憐的10次,一起相處的日子也只有區區206天,其余的1200多個日日夜夜,留給他們的只有無盡的思念和牽掛。

  我問小左:“這樣聚少離多的軍嫂生活,你后悔過當初的選擇嗎?”小左說:“因為聚少離多,雖然結婚了,但大多時候也是一個人。剛開始的時候每天生活里都充滿了相思的甜蜜,有時間就煲電話粥,心里也沒覺得苦。后來,楊劍去了黎巴嫩維和,每天除了思念,又多了擔驚受怕。再后來,我懷孕了,心理就變得有些脆弱,特別是去做產檢的時候,看著別人都是老公陪在身邊,而自己卻是一個人,難免有點小傷感。”小左的敘述依然平靜,但我還是在她的眼底捕捉到一絲淺淺的淚光。“這樣兩地分居,聚少離多的日子一點不苦,那是不可能的,但每每想到他的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回家時對父母家人的無微不至,想到他男子漢的擔當,維護和平的志向時,我就覺得這些不算什么,反而為遇見了這樣一個男人驕傲、自豪。他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小左說。



  在和小左交談中,她說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他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她臉上寫滿了幸福和篤定,在她的眼里,我看到了愛情的模樣。

 

  和小左的父母聊起女婿楊劍,兩位老人不善言辭,只一直微笑著夸楊劍的好,女兒交給他,他們放心。雖然楊劍現在顧不上家里,但還有他們,他們一定把女兒和外孫照顧好,讓楊劍免除后顧之憂,安心工作。


 

  “你邁出的每一個腳步都事關生死,你走過的每一個足跡都描繪安寧”。這是中國赴黎維和部隊營區文化墻上的一段話,也是中國軍人的真實寫照。正是有無數像楊劍這樣的中國軍人,像小左這樣的軍嫂,像小左父母這樣的老人在默默付出,早晨的陽光才和煦,正午的花朵才絢爛,夜晚的月光才皎潔……(凡翀   /文)

 



巴西森宝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