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正文

云南景東漢族彝化現象研究

發布時間:2019-03-05 17:25:51 來源:未知 點擊: 收藏
云南景東漢族彝化現象研究李庭輝 楊明哲摘要:景東彝族自治縣是云南省6個彝族自治縣之一,彝族歷史悠久,彝族人口占全縣總人口的40%。而景

云南景東漢族彝化現象研究


李庭輝 楊明哲



 

摘要:景東彝族自治縣是云南省6個彝族自治縣之一,彝族歷史悠久,彝族人口占全縣總人口的40%。而景東彝族族源呈現多元化,其中江西籍漢族彝化是景東彝族族源的重要來源。本文將圍繞“景東漢族彝化”這一社會現象,從產生這一現象的客觀原因、歷史背景、政治社會根源等方面分析論證,佐證“漢族彝化現象”這一客觀社會事實,進一步詮釋“景東彝族族源多元化”特點。

 

關鍵詞: 景東   江西籍  漢族彝化  現象研究

 

早在兒時,筆者就聽父親說,相傳老祖宗是江西籍,到奶奶輩上家里還珍藏著一只小腳繡花鞋,家住江西柳樹灣大田口,那丘大田很大,要犁七十二架牛。本來是漢族,后來“挨夷變夷”就變為彝族了。至于何時而來?為什么來也就不得而知。后來聽說景東人有很多是江西籍,再以后參加了《景東彝族簡史》【1】等地方史志的編撰工作;2013年6月間,我們利用舉辦全縣村干部培訓班的機會,對全縣鄉鎮村(社區)干部進行了“景東姓氏族源問卷調查”【2】;2017年11月我們纂寫了《景東彝族姓氏族源調查》一文【3】。通過以上實踐,對景東彝族分布現狀、姓氏、族源、習俗,以及“彝族族源多元化”特點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本文將利用自己長期的社會實踐和調查資料對景東的漢族彝化這一社會現象進行分析研究,也是對“景東彝族族源多元化”特點作進一步詮釋。
 

一、漢族彝化現象
 

在2013年6月的“景東姓氏族源問卷調查”中,接受調查的彝族231人,占被調查人員總數50.66%。在被調查彝族對象中,祖籍不明的122人,占被調查彝族總數的52.81%;祖籍明確的109人,占被調查彝族總數的47.19%,其中,自認為是江西籍的66人,占祖籍明確的彝族總數的62.26%;江蘇、湖南、浙江、四川、安徽、廣東省的12人,占祖籍明確的彝族總數的11.01%;云南大理籍3人,占祖籍明確的彝族總數的2.75%;景東土著居民28人,占祖籍明確的彝族總數的25.69%。從以上分析,自認為祖籍是江西、江蘇、湖南、浙江、四川、安徽、廣東的合計78人,占祖籍明確的彝族總數的71.56%,他們大部分認為原祖籍屬于漢族,是進入景東以后變為彝族的。雖然少部分人沒有明確自己祖籍的族別,但從歷史的角度分析,他們原來的祖籍應該都屬于漢族。
 

以上71.56%的漢族彝化數據,遠遠高出蒙古族、回族、拉祜族、布朗族彝化,以及彝族漢化【4】的數據比例。這說明,在景東的民族融合歷史長河中,漢族彝化已經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社會現象。漢族彝化情況梳理如下:
 

1、江西籍66人,占祖籍明確的彝族總數的62.26%。其中,錦屏鎮5人:有楊、李、自、郭姓氏。楊仕章、楊愛萍(清末從江西流浪到云南)、郭福春(祠堂在大理)。文井鎮6人:有李、羅、孫、謝姓氏。竹蓬村李學明(祠堂在鎮沅里崴;因為當兵民國十九年﹤1930﹥到南華下莊街,后遷到者干大街,以后又遷到文井鎮竹蓬松毛林)、羅明華(祠堂在安定)。花山鎮7人:有李、鐘、余、田、吳姓氏。余政(原籍江西九江,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離開江西進入景東,祠堂在花山文明村)、鐘曉明(因戰亂從江西進入云南)、秀龍村田國生(47歲,因為生計明萬歷四十四年﹤1616﹥從江西到云南)、李耀東(36歲,從江西上饒遷入景東)、吳曉(祠堂在玉溪,江西柳樹灣人)、文俄村李文峰(39歲,祠堂在文崗車樹,明萬歷四十六年﹤1618﹥從江西逃荒到景東;祖輩與彝族通婚歸彝族)。大街鎮2人:有羅、王姓氏。太忠鎮1人:李姓。龍街鄉2人:有楊、趙姓氏。趙宏(42歲,因戰亂從江西九江到云南)。文龍鎮2人:有李、吳姓氏。安定鎮20人:有羅、楊、吳、俞、李、阿、自姓氏。羅景平(31歲,原籍江西柳樹灣大石板)、李文進(57歲,從江西撫州府逃難到云南;祠堂在河底利月)、李明昆(45歲,原籍江西柳樹灣大石板)、吳迅(37歲,從江西柳樹灣石板橋到文山州,后進入景東;祠堂在民福)、羅亮(50歲,從江西柳樹灣石板橋到文山州,后進入景東;祠堂在中倉;彭改羅)、吳銀波(37歲,原籍江西柳樹灣;祠堂在青勝龍潭)、民福吳鐘有(51歲,原籍江西弋陽縣;祠堂在青勝阿必務)、吳鐘華(40歲,祠堂在青勝啊必務)、羅濤(51歲,原籍江西二十五都)、外倉羅允耀(祖籍江西戈陽縣)。漫灣鎮1人:蘭姓。林街6人:有楊、蔡、羅姓氏。楊偉昌(祠堂在云縣)、蔡德勇、羅明勇(43歲,原籍江西,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因戰亂從江西到云南)、羅成海(祠堂在大街)。景福鎮6人:有周、字、祁、李、何、羅姓氏。周元華(原籍江西逃荒到云南)、字忠(34歲;原籍江西,祠堂在公平村)、李應昌(58歲,原籍江西因戰爭遷到景東)、何明萬(祠堂在公平村平掌小組)、羅開剛(祠堂在大街,因為明末清初戰亂從江西進入云南經商)。大朝山東鎮4人:有羅、陽、馬姓氏。
 

2、江蘇4人。漫灣鎮楊某某、文井鎮李政軍(江蘇南京應天府柳樹灣石板橋;明朝洪武年間隨軍到景東;祠堂在文井大者吉)、文龍鎮余開興(47歲,原籍江蘇南京應天府)、錦屏鎮阿光和(53歲,原籍江蘇南京應天府;祠堂在安定)。
 

3、湖南籍2人。錦屏鎮董報村孔傳學(59歲,隨母歸彝族)、曼等鄉瓦窯李加策(50歲;由湖南到大理,再遷臨滄,又遷景東;祠堂在大理;由漢族變為彝族,又變為漢族,再變為彝族)。
 

4、浙江籍2人。文井鎮陳啟良(28歲,隨母親改為彝族;祖籍浙江溫州)、大朝山東鎮李富強。
 

5、四川籍2人。漫灣鎮孫華倩(26歲;四川籍漢族)、太忠自付良。
 

6、安徽籍1人。大朝山東鎮程剛(祠堂在左所營,清道光工部左侍郎程含章一族;隨母親改為彝族;)。
 

7、廣東籍1人。漫灣鎮昔掌村李世德(45歲,父親廣東籍,參加中國國民黨遠征軍,民國年間落籍漫灣昔掌)。
 

除以上問卷調查情況以外,其他途徑了解到的漢族彝化現象也不少,舉例如下:
 

清道光十一年(1831)辛卯科文舉人張鳳書一族,今文龍鎮三岔河村張家村人,原籍江西南昌府洪都縣大石板柳樹灣;清光緒十七年(1891)景東直隸廳學廉生羅大任、光緒二十五年(1899)景東直隸廳學廉生羅忠良一族,今安定鎮中倉村人,原籍江西廣信府弋陽縣二十五都(根據羅大任生前徒步到江西考證,安定中倉羅氏與大街三營漢族羅氏同族);清朝末屆景東直隸廳學生員(秀才)李文鑫(又名李貢三)一族,今安定鎮鼠街村人,祖籍江蘇南京應天府;安定鎮中心校退休教師吳忠和一族,今安定界牌村人,原籍江西撫州府臨川縣二十一都。他們都是明朝洪武年間(1368~1398)隨明軍將領付友德、蘭玉、沐英等入滇,后隨副將沐英駐守滇西大理、洱源、巍山等地。在落籍蒙化城(今巍山縣城)附近的兩百余年間,娶當地倮夷為妻,久而久之,“著夷裝,言夷語”。清朝康熙三十三年(1694)后陸續遷往定邊(今南澗縣),后又遷到景東安定小麥莊,以后又陸續遷居安定的老倉、中倉、外倉、民福、河底、利月等村;再以后,部分族人遷居漫灣、文龍等鄉鎮。為了紀念故地蒙化城,他們自稱為“蒙化人”,又稱“蒙化族”,1954年政府進行民族調查甄別時歸為彝族。
 

安定鎮東山芹河村施氏一族,原籍江西撫州府臨川縣二十一都人,初入云南時落籍南澗縣阿六拉村,以后,先后遷居安定的撒拉倮倮村、青聯播所地,再以后遷居彌渡縣舍兔村當佃戶。清光緒十六年(1890)又遷回安定菁平掌村定居【5】。原自稱為“夷族”,1954年政府進行民族調查甄別時歸為彝族。
 

大街鎮昆崗村平掌田李廷相(原大街信用社退休職員)、大街鎮平地村李成發(平地村主任)一族,原籍江西吉安府,明朝洪武年間隨軍入滇進入景東。清乾隆年間(1736~1795)先祖李宗寶落籍哀牢山西麓者干河畔今平地村迤竹山墾居,融合于當地彝族群體。今傳十一世,子孫遍及平地、昆崗、氣力等地。1954年政府進行民族調查甄別時歸為彝族。
 

大街鎮昆崗村大昆崗孫紹德(原昆崗村黨支部書記)一族,原籍江西景德鎮(傳江西柳樹灣大田口),明朝洪武年間隨軍入滇到景東,軍屯于今文井鎮孫家營,清朝初年遷至今太忠鎮沾牛村,后又遷往今大街鎮平地村迤平地。清光緒年間(1871~1908)孫應林由迤平地遷至昆崗村,今傳七代。1954年政府進行民族調查甄別時歸為彝族。
 

大街鎮昆崗村大昆崗魯益光(原任景東彝族自治縣副縣長)、昆崗村中山魯順明(原任大街公社管理委員會副主任)一族,原籍江蘇南京應天府,明朝入滇落籍大理賓居(祠堂在大理),明末清初輾轉楚雄,清康熙年間(1662~1722)落籍楚雄雙柏縣鄂家鎮后山。道光年間(1821~1850),先祖魯本厚攜帶妻子和兒子魯國明(1834~1932)遷入今大街鎮昆崗村大昆崗落籍,由“虎”改“魯”。清咸同年間(1851~1874)紅白旗亂【6】時“漢改夷”,至今傳七代。1954年政府進行民族調查甄別時歸為彝族。
 

二、漢族彝化原因
 

(一)特殊的地理環境
 

特殊的地理環境和社會歷史背景決定了漢族彝化現象。景東地處云南省西南中部的橫斷山系縱谷區南段,西有湍急天險的瀾滄江和高聳入云而險峻的無量山,東有橫亙千里廣袤無垠氣勢磅礴的哀牢山。由于瀾滄江、無量山與哀牢山的崇山峻嶺茫茫林海的阻隔,景東自然成為古代滇西南地區商貿經濟文化交流中心大理南下至車里(今西雙版納)和八百媳婦國(今泰國清邁)【7】的唯一通道。憑借景東這南下的咽喉之地,靠內可以和大理、昆明等比較發達經濟文化中心交流,向外可以與車里(西雙版納)、八百媳婦國(泰國清邁)之間經濟文化的交流,是極其重要的西南交通要道、貿易重鎮和兵家必爭的戰略要地。因此,歷史上景東曾被稱為“勐谷”【8】,即“銅城”之意。
景東是傣族的古老棲息地和發祥地之一,是陶氏土司古老先祖生活了上千年的棲息地,是“土著”居民——黑齒蠻(傣族)、金齒蠻(傣族)、銀齒蠻(傣族)、烏蠻(彝族)、和蠻(哈尼族)等民族相互交匯融合之地,是傣族等土著民族與外來漢族等民族交匯融合之地。唐初南詔國在境內設置了開南節度和銀生節度之后到明朝初年,景東一直是西南傣族為主體的少數民族與內地政權(漢文化)爭奪的地盤,拉鋸式爭奪也為各民族融合文化交流創造了條件。明朝洪武年間(1368~1398)設府置衛,隨即開展軍屯、民屯、商屯,數萬漢人遷入為景東這塊特殊地理環境提供了各民族融合的活力,成為漢族彝化的元素。

 

(二)政府的懷柔政策
 

歷經南宋、元、明、清四朝的土司制度和明清時期“衛府參設,土流兼治”懷柔政策是漢族彝化又一原因。景東傣族陶氏土司,從南宋德祐一年(1275)設開南州傣族任土知州開始,經開南宣撫司、景東軍民府、景東土府,直至清咸豐七年(1857)傣族陶氏土知府被回民起義軍所殺而結束。歷經南宋、元、明、清四朝,582年,傳襲21代,27任土知府。縱觀近600年的景東傣族陶氏土司制度,明朝雖然進行了改土歸流,但景東一直是衛府參設、土流兼治,土官掌印。清雍正年間(1723~1735),又實行改土歸流,朝廷規定以瀾滄江為界,瀾滄江以東設流官,瀾滄江以西設土官。景東雖地處設流官之區,但朝廷認為景東傣族陶氏土官世代忠誠,對景東貢獻極大,實施了特殊的“土流兼治”政策,即流官掌印,土官執政,設土官為知府、流官為掌印同知。此外,傣族土府啟用今錦屏鎮灰窯板橋村的彝族楊勝為三岔河土巡檢,俄羅鋪村彝族副頭目阿賽為板橋驛土驛丞(后被朝廷賜為“云”姓)并賜予世襲,傳10余代400多年。這些對景東傣族、彝族等少數民族“寬待”為明清時期漢族彝化提供了條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和中央人民政府的民族平等政策和對少數民族地區的優惠政策,特別是1985年中央人民政府批準景東彝族自治縣成立以后,從就業、升學、提干等方面對彝族給予的優惠待遇,又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漢族彝化提供了條件。
 

(三)彝族人民的反抗斗爭
 

在上千年的歷史長河中,除了改朝換代戰爭和洪武十八年(1385)麓川平緬宣慰使思倫法發動的“景東之戰”【9】外,景東境內還有各少數民族的對官府和土地莊主的壓迫剝削反抗斗爭,這些都或多或少影響或加快了民族融合的進程,也成為該地區漢族彝化的成因之一。例如:“明季戊子年(1648),羅舞、羅應奎、李大等,因時遭兵燹,賦役繁重。民多怨者,乃挾各種猓夷(彝族)為亂肆行,劫掠、焚毀學宮及土府大堂,遍毀民舍,將延一年。”【10】。清“嘉慶元二年(1796、1797),猓黑(彝族)楊扎度等焚搶殺人,聚集牛肩山,巡撫江蘭帶兵督剿,駐扎猛統,令官兵圍困勿攻,日久不決,軍需馬夫浩繁……”【11】。
 

清咸同年間(1851~1892)杜文秀領導的回族人民起義、李文學領導哀牢山區彝族農民起義,以及田政領導哀牢山區哈尼族農民起義。其中,李文學領導的彝族農民起義軍,在“鏟盡滿清贓官,殺盡漢家莊主”【12】口號下,聯合哀牢山、無量山、六詔山區的各族貧苦人民對清政府和地主階級展開了武裝斗爭,并在今彌渡牛街鄉蜜滴建立了哀牢山彝族農民政權。清咸豐七年(1857)相繼攻取了哀牢山西麓的今鼠街、龍街、龍街、太忠、大街、花山等鄉鎮,全殲了清軍,順勢南下進入鎮沅占領了者干河流域,并在今安定鎮鼠街、大街鎮下營設立了兩個都督府。清同治三年(1864)八月至次年二月,杜文秀起義軍大司閫馬旭率4萬余人圍攻景東衛城,在李文學的援助下,駐守景東的清軍“全軍覆沒,無一生還”【13】。以后以哀牢山西麓為根據地,積極配合杜文秀東征昆明,直至同治十三年(1874)李文學英勇就義而起義失敗。李文學領導的彝族農民起義斗爭時間長達20年之久(1856~1876),沉重打擊了清朝封建統治階級的反動統治,摧毀了哀牢山上段的封建統治政權,致使清末都未能恢復元氣。人民的反抗斗爭,加快了廣大哀牢山無量山地區的彝漢等各民族融合速度,也使散居在彝族村寨的漢族融合于彝族中。
 

(四)民族的遷徙雜居
 

景東自古是傣族、彝族、哈尼族等土著居民的聚居地,漢族的遷入加速了各民族的融合。根據史料記載,漢族的遷入最早在唐初南詔國前期。南詔贊普鐘十四年(765)筑弄棟城(今姚安縣),設弄棟節度使管諸族部落,把境內原住漢人遷徙到遠處【14】。這里所講的“遠處”,很可能是指與唐境隔絕的永昌銀生兩鎮。這應該是歷史上第一次較大規模的漢族移民進入景東。到了元朝,景東境內哀牢山和無量山麓的今安定、文龍、龍街、太忠、大街、花山、錦屏、漫灣、林街等鄉鎮山區雜居著“大玀玀”(今彝族)、“小玀玀”(今彝族)、“白玀玀”(今彝族)、“羅婺”(今拉祜族)、“窩泥”(今哈尼族)、“小古猔”(今已經融入彝族等其它少數民族)、“蒲蠻”(今布朗族)等其它少數民族,從事狩獵、牧業,種山地【15】。河谷地帶的壩區以傣族為主。第二次是明朝初年。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設景東衛,在今錦屏鎮和文井鎮境內川河沿岸設置左、中、右、前、后五個千戶所,軍士分屯于川河與者干河沿岸,隨之從內地遷來了士兵家屬隨籍屯種。

“景東衛,在景東府治西北,屯田40281畝”【16】。《新撰云南通志》載:景東衛分田屯兵二十處,“屯田47115.65畝,屯牛103頭,屯軍3405人”【17】。軍屯之后,隨即遷入了部分內地農民和商人進行民屯、商屯。通過上述三種形式,大量漢族人口遷移到景東屯植,漢族人口猛增,人口總數逐漸超過了當時景東境內人口最多的土著兄弟民族,成為景東的主體民族。在這一過程中,大部分彝族等少數民族被趕往山區,也就逐步形成了壩區以漢族、傣族為主,山區以彝族等少數民族為主體的分布格局。
 

到了清代,由于改朝換代和戰亂等因素,又有江西等省或者省內其他地方的漢族以避亂、逃荒、經商等形式陸續遷入景東,其中部分散居于山區少數民族地區,當地川河沿線部分漢族也因為戰亂等因素分散遷入哀牢山和無量山麓的廣大少數民族聚集地,逐步形成了“大聚居,小雜居”的漢族和彝族等少數民族雜居格局。在數百年的社會活動中,“挨夷變夷,挨漢變漢”,散居于彝族村寨中的漢族也就逐漸演化為彝族。
 

(五)漢彝的聯姻通婚
 

通婚也是民族融合的一個重要方面。例如,花山鎮文俄村李文峰一族,明萬歷四十六年(1618)從江西逃荒到景東,因祖輩與彝族通婚而同化為彝族。至今有“討漢變漢,討夷變夷”“嫁漢變漢,嫁夷變夷”的俗語流傳。當然在漢族比較集中的寨子,由于大漢族主義思想文化影響,如川河和者干河部分漢族聚居的村寨有不與少數民族通婚的習俗,這種思想一直延續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景東彝族自治縣的成立后,黨和政府對彝族等少數民族的政策優惠,如就業、升學、提干等方面的照顧,以及社會的進步發展開放,文化的交融,交通信息的發達,科技的發展,人員的流動交融,大漢族主義思想逐步消失。目前,漢族與彝族通婚現象極為普遍。
 

(六)通商與友好交往
 

漢彝商業互通與友好交往又是漢族彝化社會現象的一個因素。在中央政府的統治下,和平的社會環境為各族人民互通貨物,友好往來提供了便利條件,也加速了各民族的融合。有舊志載:“景屬各圈,皆土著夷人,嗜酒而拙,不知久遠營生之計,每有數十家村寨處,輒有江西人在彼開鋪、熬酒、賣布,重利放債。二、三月一換,木刻不過期。年一兩之銀可至十數兩。”【18】這一記載說明到了清代景東境內各彝族山寨都有做生意的江西籍商人。久而久之,這些漢族商人逐漸同化為彝族。
 

三、發展趨勢
 

縱觀景東民族融合的發展史,明朝以前進入的漢族,早已融入當地彝族等少數民族。明朝開始,漢族的大量遷入,先進的生產技術和漢文化傳入,特別是儒學的興起,彝族、傣族等少數融合于漢族成了主流,但景東特殊的地理環境、政府的懷柔政策、彝族人民的反抗斗爭,以及明末以后內地漢族人民因戰亂、災荒、饑饉等諸多原因而大量流入于當地彝族雜居、互市、通婚、交往,逐漸把以漢、彝為核心的民族融合推向高潮,哀牢山和無量山廣大山區的漢族彝化也就成了民族融合的重要的社會現象。
 

至今70歲以上的部分老人還穿戴彝族服飾,大多數人的服裝都已漢化;語言方面:還有部分中老年人漢彝兩通,30歲以下的年輕人都已經漢化。今后,隨著黨中央和人民政府對彝族等少數民族的優惠政策政策繼續推行,社會經濟文化科學技術的進步發展,交通的便利發達,信息科技的發展,農村城鎮化的推進,廣大山區彝族人口的流動,彝族口頭言語將逐步消失,彝族人民的吃、穿、住、行、婚姻等生活習慣將逐步漢化,但在政府對少數民族的優惠政策不變的情況下,書面形式上的彝族人口在總人口中的比例還會逐步增加。

 

參考書目與注釋:
 

【1】熊建榮.顏仕勇.周德翰.李庭輝. 景東彝族簡史[M].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012.3.
 

【2】【4】調查時間:2013年6月20~28日;地點:景東縣委黨校村干部培訓班;對象:全縣166個村(社區)黨組織書記(副書記)、主人(副主任);內容:民族、姓氏、族源、家譜、祠堂;方式:問卷調查。發放問卷601份;回收463份;有效456份。自認為是彝族變為漢族的23人,占接受調查的194名漢族中的11.86%。
 

【3】《景東彝族姓氏族源調查》發表于景東彝族協會主編的《景東彝族》(2017.12.)
 

【5】中共安定鄉委員會、安定鄉人民政府編.安定鄉志[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6.
 

【6】清咸同年間(1851~1874)的杜文秀和李文學農民起義,俗稱“紅白旗亂”。
 

【7】【16】〔明萬歷〕李元陽.云南通志[M].昆明:民國二十三年(1934)重印.
 

【8】【9】德洪州傣族學會編.勐卯弄傣族歷史研究[C]. 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2005.
 

【10】〔清〕徐樹宏、張問政.景東府志[M].景東:成書于清雍正十年(1732).
 

【11】【15】【18】〔清〕羅含章.嘉慶景東直隸廳志[M].清嘉慶二十五年(1820).
 

【12】【13】〔民國〕夏正寅.哀牢夷雄列傳[C].
 

【14】詹全友.南詔大理國文化[C].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2.
 

【17】〔民國〕龍云督修.新撰云南通志[M].昆明:民國二十年(1931).

 

【作者簡介】
 

李庭輝(1956.2.~  ),男,彝族,云南景東人,中共景東彝族自治縣委黨校 高級講師。聯系電話:13577958706.
 

楊明哲(1975.4.~  ),男,漢族,云南景東人,中共景東彝族自治縣委黨校 講師。





 

巴西森宝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