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正文

一個石頭村的傳說

發布時間:2015-04-08 14:44:17 來源:未知 點擊: 收藏
一個石頭村的傳說◇王瀟躍石頭房(吳永康 攝)石頭房(朱家富 攝)涼亭(李軍 攝)景福鎮石頭村無疑是讓人驚嘆的。無量山上的石頭肌理紋...
一個石頭村的傳說

◇ 王瀟躍

 

 

石頭房(吳永康  攝)

 

 

石頭房(朱家富  攝)

 

 

涼亭(李軍  攝)

 

景福鎮石頭村無疑是讓人驚嘆的。無量山上的石頭肌理紋路很有質感,樣式古老拙樸的石頭房掩映在蒼翠的核桃樹下,既是生活,又是藝術。石頭有煙灰的硬朗,樹木有濃綠的活力,遠山則是青黛的疏離。三種毫無關聯的基調,碰撞出的靈感震撼人心。細碎石頭有條不紊堆砌在路旁,是山地的柵欄。山地每年栽種蠶豆、玉米等作物,每次翻地都能撿出大小不一的石塊來,石塊再次被堆上去,多年來重復的同一個動作,漸漸堆砌成一道屏障,突然就有了規模。而后又見一間間古樸青灰的石頭房,一個石頭鋪就的寬綽“玩場”,這就是石頭村。
 

石頭村,這個景福鎮岔河村葉家壩等多個村民小組的統稱,形象反映了岔河人與石結緣的民居傳統。村民就地取材,從地基到墻面到門框到梁柱,基本都用石料,甚至連房頂的瓦片都是用平整的石塊鋪就。村中道路皆為天然的石子路或人為的石板路,取水的水井是石頭井,廚房中有石碓窩,屋外是水碾懶臼。石頭房結實古樸,如同村子里的住戶抱真守拙。翻過幾座山,淌過幾條河的遠方,不時有搶眼的鋼筋混凝土的雪白或蔚藍,岔河的鄉親卻習慣并喜愛著這古老的,安全、耐用、堆砌著歲月的石頭房。日曬雨淋,年久日深,石頭的色澤于是有了差別,那些人們沒有記住的雨順風調和海晏河清,石頭已悄然記住了。
 

入冬之后,整個村落里的核桃樹已經褪去樹葉,寂寥的光桿搖落著落寞。風是少有的,一年中的風總在春天。所以冬日的炊煙筆直秀挺,泛著微藍光澤的炊煙,是石頭房冬日的靈動。這樣的蕭瑟,卻也美。油菜花種植在小片山地中,不成規模地零星開放,卻因為其特有的生產性而飽含充實的美感。大黃狗趴在火一樣的花葉下,暖洋洋地曬太陽,寧靜和安逸。古茶樹也多,長在道旁地頭,沒有人去問它們發了多少芽,長了多少葉,它的隨心所欲卻始終不變。夏天是截然不同的,石頭房在夏日里流露出冷涼的光,讓光陰也久遠清靜。大核桃樹抽枝發芽,墨綠的葉子隨著枝條遮蓋一切,房屋也不見了,牛羊也不見了,枝干上掛滿青綠飽滿的核桃青果時,柔嫩外表包裹下的內里,一種猶似代表石頭村的堅硬品格在過盡千帆之后的寂靜中長成。村莊下綿延著上千畝的麥田,石頭與石頭堆砌的田壟,麥子和麥子長在一起,河流與河流流歸于一處。走在錯落有致的石板路上,心里軟軟的,眼里也軟軟的,看什么都美。
 

人們對井總是一往情深。一口井從幾百年之前汩汩流至今日,喂養著山間的村民。井邊生長高大樹木,樹是沒有人砍的,所以井流成了古井,樹也長成了古木。井之所在,就是村莊所在;井之長存,就是村莊之長存。石頭村的傳說,終其緣由,皆是生活之美。墻外是青山,墻內是柴米油鹽。核桃樹下,廖國偉家已經開始建蓋石頭房賓館,女主人正在準備簡單的飯蔬,土雞、火腿,染了霜的蘿卜青菜,鮮美醇香。女兒逢英今年大學法學系畢業,正準備考研,兒子逢程也在外求學。家里負擔重,卻敢下那么大的決心建蓋岔河村第一間賓館。無量山賜予山民的膽識,不可謂不大。建賓館是村里的大事,也是鎮上的大事,留得住人,才能留住根,走得出去,才能看到出路。有了可留宿之地,那月夜里蟲獸的寂靜和晨霧中花木的喧囂才有人共享。與一座村莊分享從日出到日落,再從日落到日出,這樣的體驗也不知算不算完整。
 

山上落差大,河流從高高的山頂跌落,掛滿了大小瀑布。從葉家壩后山的仙女瀑布翻過去,羊山瀑布又從濃密的森林里拋出。從鳳冠山頂流淌下來的干河和從大寨子流淌下來的葉家壩河在村莊邊匯合,順著山勢脈絡緩緩流淌。淌過河流,一直走到大寨子長臂猿觀測中心去,長臂猿不常見,它們的呼喚倒是常聽的。從山形來看,葉家壩和烏龜壩坐落在鳳冠山的兩側,如同鳳冠山展翅欲飛的翅膀。順著蜿蜒的山路一直往上,上天似地走。待到了鳳冠山的山頂,才發現,滇南第一高峰——3376米的筆架山觸手可及,張臂輕舒便可攬下一片云來。天是清透的藍,山頂有未化完的雪。南方少冰雪,無量山卻留得住落雪。
 

葉家壩與附近的烏龜壩、鳳冠山、羊山、對門山等村組的風土人情、建筑風格有異曲同工之妙。人們心思單純,與山中野獸和平相處,與田間植被和平相處,與自己和平相處。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牛羊下來。蘆笙和三弦是主要樂器,陀螺是最受歡迎的娛樂器材,婚喪嫁娶就更能體現出其風俗,嗩吶、長號、鑼鼓信手拈來,山歌藏在石頭坡坡中。逢到喜事,殺雞宰羊,白天打陀螺,晚上跳三跺腳,唱山歌、對調子,人間百日,山中一時。有孩子出生的人家,豎一個十幾米高的秋千邀村里的孩子玩耍,站在長長的棕繩制成的秋千上,能蕩到月亮上去。磨擔秋又是另一種快活,山上的櫟樹堅固耐磨,用來搭磨擔秋最好。兩株櫟樹搭成的磨擔秋形似竹蜻蜓,兩個孩童坐在櫟樹的兩端,可以旋轉個不停。從無量山流淌下來的山泉也比其他地方的水更有氣力,推著厚重的碾子一轉一轉滾,顆粒飽滿的稻谷在一遍遍的碾壓里流淌出晶瑩亮白的大米。漸漸地,碾子房少了,卻還有水沖懶臼,懶臼有一下沒一下的,舂著逝去的時光。每一件物事都有獨立的靈魂卻又與其他事物相得益彰。
 

無量山留住的好東西其實不少,不說絕無僅有的樹冠精靈黑冠長臂猿,不說延綿幾千里的亞熱帶森林,也不說以景東命名的64種動植物特有種,單說彭學孔、蔣中偉等人在鳳冠山上點燃的革命烽火,就是一個傳奇。
 

縱觀千年,許多人種樹,只種大樹、古樹,因為沒有時間等樹木長大。而這里卻不,岔河村卻不。對石頭村的發展,務實政府和樸實的村民在思考和努力,那個有文化思想的書記和有文學情懷的鎮長也在思考和努力,保持村落民居原始風貌,不破壞村莊肌理,依山就勢,就地取材,打造“石板房,石頭墻,石瓦片”為特色的民居環境。他們堅信任何一件事情的發展都有自己的秩序和要求,不應被打亂,也不應被提前。石頭與石頭的堆砌,慌不得,快不得。因為這樣的堆砌,不單是后輩的后輩還要繼續住下去的房舍,更是永久的傳承。文化的鏈子也斷不得,亂不得。文化根基厚實,路才能走得遠,走得坦誠。
 

石頭村,因為其深厚的根基和明確的思路,注定會成就傳奇。










 

上一篇:走近青云

下一篇:快意景東群山如海

巴西森宝试玩 福建11选5论坛 北京pk10在哪里玩正规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娱网棋牌安卓下载 股票涨跌的原理 举例 北京单场竞猜 江苏11选5历史遗漏号码查询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 彩票平台代理怎么赚钱 咖啡之翼北京店赚钱么 23号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网上棋牌真的假的 网文赚钱还是纸质出版赚钱 双色球z003年中大奖 湖北11选5软件 安卓系统赚钱的app软件哪个好